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2年6月18日 星期六

湖南发展暴涨背后隐忧多

湖南发展股价暴涨并没有基本面支撑,其业务及资产存在诸多隐忧。

2022年4月底以来,湖南发展(000722.SZ)股价大幅上涨,期间最大涨幅超过2倍,引来市场各方高度关注。事实上,这完全是资金的疯狂炒作,市场强加的各种概念与其传统主业并不相关。目前其估值已经被炒至极高水平,重要股东借机抛出大笔减持计划。

水电是湖南发展的传统主业,这是一门不错的生意。但是,公司并不满足于此,而是将业务拓展至河砂销售、医美健康、物业租赁等,完全偏离传统主业。这些业务毛利率远低于水电,盈利能力低下,有的连银行理财都不如。更值得警惕的是,为了开展这些业务,公司将巨额资金提前支付给一家企业,此举合理性及动机存疑。

湖南发展2021年实现收入4.78亿元,同比增长53.88%;净利润1.2亿元,同比增长22.32%;扣非净利润8851万元,同比下降4.08%。

疯狂炒作

4月21日之后,湖南发展连续收获5个涨停板。5月6日,公司股价虽未涨停收盘,但当日仍大涨5.29%,此后再度连续收获3个涨停板。短短1个月时间,公司股价从4月22日的7.75元/股最高涨至5月17日的25.62元/股,期间最大涨幅233%,成为整个A股市场表现最好的股票之一。

针对股价连续大涨,湖南发展4月以来连续发布7份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均声称公司生产经营情况正常,内外部经营环境未发生重大变化,公司目前没有任何应予以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

可以看出,湖南发展本次股价蹊跷大涨,完全是市场资金的疯狂炒作。为了让炒作更加合理,市场资金给湖南发展强加了诸多概念,包括不限于大基建、养老概念、湖南国企改革、创投概念、光伏等。

湖南发展本质上是一家水电公司,这些市场强加的概念与其主业并不相关。

湖南发展2021年毛利额1.33亿元,其中77%来自清洁能源业务,即水电,公司目前运营管理湖南境内的株洲航电、鸟儿巢2座水电站,可控总装机容量为17万千瓦,占湖南省水电装机容量的1.46%。

对于市场强加的某些概念,湖南发展通过投资者关系平台给予澄清。比如,有投资者提问,公司光伏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为多少?政策不断鼓励发展光伏产业,公司是否有相关布局和远景目标?

湖南发展6月1日在投资者关系平台上回复称,公司南洲产业园屋顶分布式光伏项目仍在建设阶段,尚未产生营业收入。

经过本轮疯狂炒作,湖南发展估值达到极高水平。公司股价于5月17日创下本轮炒作高点,最高达到25.62元/股,对应总市值120亿元,而其2021年净利润仅有1.2亿元,PE高达100倍。值得注意的是,公司2021年因为处置资产及政府补助获得3122万元的非经常性损益,扣非净利润仅有8851万元。如果按照扣非净利润计算,湖南发展估值更高。

就在股价创新高的同一日,湖南发展发布了重要股东减持计划。根据公告,湖南湘投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湘投控股”)拟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1326万股,不超过总股本的2.86%。湘投控股为湖南发展第二大股东,持有上市公司股份3647万股,占总股本的7.86%。

作为最了解湖南发展经营状况的主体,湘投控股此时大额减持上市公司股份,表明并不看好未来表现,值得投资人警惕。

预付款暴增

水电是湖南发展的传统核心主业,这是一门好生意。一方面,水能资源是大自然的馈赠,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另一方面,水电站投资是一次性投入长期获利,在水电站收回建设成本后,盈利情况会非常可观。2021年,公司清洁能源业务贡献收入1.96亿元,毛利率高达52.36%。

但是,湖南发展并不满足于固守传统主业,而是向与主业毫不相干的业务拓展。2021年,公司自然资源业务收入2.69亿元,毛利率仅有12.12%,远逊于水电。

湖南发展自然资源业务以子公司湖南发展益沅自然资源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湖南发展益沅”)为平台,主要开展河砂、河卵石、碎石等产品在长江中下游地区的销售业务。2021年,湖南发展益沅共销售河砂、河卵石761.7万吨,实现营业收入2.69亿元,净利润1922万元,期末净资产5.44亿元。照此计算,该子公司2021年ROE仅有3.53%,盈利能力还不如银行理财产品。

湖南发展益沅ROE表现这么差,除了与毛利率低有关,还与其提前预付大量资金有关。

2021年年末,公司预付款金额高达4.61亿元,占总资产的15.33%,主要系湖南发展益沅预付货款所致,其中向沅江荣信建材有限公司预付了4亿元,采购产品为河砂、河卵石、碎石,截至2021年年末合同尚未履行。

为何湖南发展要提前支付巨款采购呢?作为对比,华新水泥、万年青均是A股知名建材类上市公司,2021年销售额分别为324.64亿元、142.05亿元,期末预付款分别为3.39亿元、2.06亿元。湖南发展建材业务收入远远少于华新水泥和万年青,但其预付款金额却比这两家还要高出来不少,实在令人感到奇怪。

即便湖南发展提前支付巨额款项存在合理性,但这也不是一门好生意,大量资金被上游无偿占用,直接导致盈利能力低下,子公司湖南发展益沅2021年ROE仅有3.53%,就是最好的证明。

企查查显示,沅江荣信建材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10月24日,注册资本3000万元,参保人数仅有6人。在荣信建材成立之后,湖南发展随后就在2020-2021年向其提前支付了巨额款项。

荣信建材背后的实控人为湖南沅江市人民政府,而其债务情况似乎并不乐观。

湖南省沅江市政协官方网站2019年11月8日发布的《关于防范化解债务风险促进沅江经济稳步发展的建议》显示,截至2018年8月底,沅江市债务余额为85.86亿元,其中政府债务25.57亿元、隐性债务51.02亿元,后者大部分属于平台公司,平台公司转型后经营性资产较少,年利润微薄,且资产变现能力不足,还本付息压力较大。

2022年5月7日,沅江市财政局召开镇、街道债权债务账务分类处置推进会,目的是为了进一步贯彻落实省委巡视组整改要求,有效防范化解镇、街道债务风险。

资产效益低

根据2021年年报,湖南发展多元化的业务还有医美健康、服务业及其他,2021年收入分别为516万元、744万元。

公司医美健康业务目前主要开展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政府购买服务、智慧养老信息平台建设运营及相关业务。这块业务完全与其传统水电主业毫不相干,而且竞争极其激烈,未来前景令人担忧。2021年,该业务毛利率为-114.46%,说明还处于亏损状态。

公司“服务业及其他业务”主要系2021年新增投资性房地产租赁业务所致。2021年5月6日,湖南发展发布公告称,以1.85亿元向关联方湖南发展高新置业有限公司购买位于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湘江中路二段178号汇景发展商务中心塔楼A第34层、39层、40层、41层共4层写字楼,建筑面积合计8871平方米。

购买写字楼出租绝非一门好生意,租金收益率往往很低。根据公告,上述交易完成后,关联方向湖南发展租赁交易标的,租赁期限为5年,起始租金为3.8元/平方米日,免租期为6个月,租金自第二年开始每年递增3%。按照起始租金计算,湖南发展一年可以收到租金1230万元,租金年收益率仅有6.66%。

此外,湖南发展账面上还有大量的长期股权投资,2021年年末账面价值3.46亿元,而其2021年对联营和合营企业的投资收益仅有989万元,收益率仅有2.86%。

具体来看,公司长期股权投资共有4家联营企业,分别为蟒电公司、湖南发展春华、开元发展、湖南发展琼湖砂石集散中心,持股比例分别为47.12%、42%、40%、40%,2021年权益法下确认的投资损益分别为1478万元、-267万元、-214万元、-7万元。可以看出,其中的3家联营企业均处于亏损状态。

Wind资讯显示,2019-2021年,湖南发展扣非加权ROE分别为3.5%、3.07%、2.88%,盈利能力低下,这与其多元化以及投资低效资产密不可分。

《证券市场周刊》给湖南发展证券部发去了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