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2年4月7日 星期四

信立泰:巨额投资尚无硕果

就目前而言,信立泰投资或收购的资产并未带来明显效益,未来业绩如何尚需时间检验。

2020年上半年,信立泰(002294.SZ)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盈利1.90亿元-2.21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65%-70%,公司业绩再度发生大幅下滑。

为摆脱对单一产品泰嘉(通用名:硫酸氢氯吡格雷片)的依赖,信立泰自主研发多款创新药,并且投资多家研发型企业,但从业绩上看这些投资少有成果。信立泰未来业绩如何将取决于此次集采能否中标,以及公司新近上市产品的销售情况。

业绩下降忙分红

一直以来,泰嘉都是信立泰核心的收入和利润来源,但受到医药集采政策的影响,泰嘉价格大幅下降,并且2019年年底集采扩面泰嘉“丢标”导致4+7以外省份份额受影响,信立泰业绩发生明显下滑。2019年,信立泰实现营业收入44.70亿元,同比下降3.90%;实现净利润7.15亿元,同比大降50.95%。

但就在遭遇业绩寒冬之际,信立泰的分红比例却大幅增加,其2019年度利润分配预案为向全体股东按每10股分配现金红利5元(含税),共计分配现金红利5.17亿元,占归属净利润的比例达72.34%;另外,上市公司还以其他方式(如回购股份)的方式进行现金分红6312万元,占净利润比例为8.83%,二者合计占比为81.17%,明显高于2017年的57.64%和2018年的57.39%。

这或许与大股东持股比例较高有关。2019年年末,信立泰的控股股东信立泰药业有限公司的持股比例高达65.73%。根据Wind,信立泰的年度现金分红比例在申银万国行业分类下共321家生物医药类上市公司中排名24,在行业内处于较高水平。

投资收效甚微

实际上,信立泰很多资产为收购而来,这些资产多为研发型公司,不仅未给公司带来明显收益,还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

2014年12月,信立泰以4500万元受让苏州金盟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现名“信立泰(苏州)药业有限公司”,下称“苏州信立泰”)24.06%股权;2015年和2017年,公司向苏州信立泰分别增资1.5亿元、5.5亿元,对其持股比例增至84.27%;2020年5月,公司以2.41亿元受让少数股东持有的15.73%股权。至此,上市公司累计向苏州信立泰投资9.86亿元,持有其100%股权。

苏州信立泰的在研产品中,特立帕肽注射水针制剂和2类生物药重组抗RANKL全人源单克隆抗体注射液已提交IND临床申报,重组胰高血糖素样肽-1-Fc融合蛋白注射液将计划启动I期临床试验,创新生物药重组全人源抗PCSK9单克隆抗体注射液已启动I期临床试验,长效特立帕肽已完成I/II期临床入组及随访。

这或许是苏州信立泰一直亏损的原因。2015-2019年,苏州信立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零、2万元、2万元、356万元、262万元,净利润分别为-348万元、-1313万元、-2154万元、-2346万元、-1.54亿元。2020年1-3月,苏州信立泰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42万元、-1477万元。

尽管苏州信立泰的创新药欣复泰(通用名:注射用特立帕肽)已于2019年上市,但从业绩上看,欣复泰似乎还未给公司带来明显收益,未来的收益情况还有待观察。

此外,2018年8月,信立泰以4.73亿元受让苏州桓晨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苏州桓晨”)100%股权,形成商誉2.94亿元。

苏州桓晨主要产品为药物洗脱冠脉支架系统(商品名:Alpha Stent)。虽然早在2015年就已获得《医疗器械注册证》,但苏州桓晨的业绩似乎并未达到预期,2019年,上市公司对其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099万元。相关信息显示,2017-2019年,苏州桓晨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480万元、2063万元、6883万元,净利润分别为-1369万元、391万元、1085万元。虽然净利润增加,但对上市公司业绩影响较小。

根据2019年年报,苏州桓晨的Alpha支架已完成全国大部分省市的招标准入工作,全年增长迅速,植入医院累计247家,但该产品未来能否持续放量还有待时间检验。

除上述收购来的子公司外,信立泰还参股了几家研发型企业。财报显示,2018年和2019年,信立泰对联营企业和合营企业的投资收益分别为-477万元、-4696万元。

根据财报,信立泰长期股权投资科目下有三项重要资产:金仕生物科技(常熟)有限公司(下称“金仕生物”)、M.A.MED ALLIANCE SA(下称“MA”)、VIRACTA THERAPEUTICS,INC.(下称“VIRACTA”),上述资产在2019年年末时账面余额合计有3.27亿元。根据年报,2018年,金仕生物、MA贡献的投资收益分别为-203万元、-208万元;2019年,上市公司对金仕生物、MA和VIRACTA的投资收益分别为-290万元、-1889万元、-803万元。

根据公告,2018年4月,信立泰以1亿元增资入股金仕生物,获得其10.81%股权。

同年10月,信立泰全资子公司诺泰国际有限公司(下称“诺泰”)以2000万美元认购MA新发行的4.48万股普通股,占总股本比例为15.25%。2019年3月,诺泰又以1000万美元认购VIRACTA新发行的C轮优先股1194万股,占总股本比例为12.3%。

除参股外,信立泰还与MA和VIRACTA签订协议,拟分别以1000万美元获得MA拥有的“雷帕霉素药物洗脱球囊Selution™”、以不超过5800万美元获得VIRACTA拥有的“nanatinostat”相关知识产权、技术信息,在中国大陆地区获得独家许可使用权。

金仕生物从事心脏外科产品和微创介入瓣产品开发,拥有心脏瓣膜功能重建的全系列产品,其中在研核心项目四个:瓣膜成形环(处于注册上市阶段)、生物瓣膜(临床随访阶段)、生物介入瓣(TAVI)(注册检验阶段)、生物补片(临床入组阶段);MA主要从事高端心血管介入医疗器械的研发、生产,其核心产品为“雷帕霉素药物洗脱球囊Selution™”,可用于治疗冠脉疾病或外周动脉疾病等。VIRACTA主要从事抗肿瘤药物临床阶段的研究、开发,其核心在研产品nanatinostat,可用于治疗与EB病毒相关的癌症,在美国处于临床Ib/II期研究阶段。

根据公告,上述联营企业连续发生亏损。2016年、2017年1-9月,金仕生物的净利润分别为-2151万元、-2544万元;2017年、2018年1-3月,MA的净利润分别为-273万瑞士法郎、-58万瑞士法郎;2017年、2018年1-9月,VIRACTA的净利润分别为-693万美元、-563万美元,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净资产为-224万美元,处于资不抵债状态。

2019年年报显示,抗癌创新药“nanatinostat”完成初始技术转移,正进行国内Pre-IND meeting申请的资料准备工作;“雷帕霉素药物洗脱球囊”已经完成国内动物实验安全性评价,进入临床准备工作。两款产品距研发成功还有较大距离。

除长期股权投资外,信立泰账面上还有其他权益工具投资2亿元。年报显示,该项科目即为公司对爱心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爱心人寿”)的投资。根据Wind,信立泰是爱心人寿的第一大股东,而后者2017-2019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709万元、3.59亿元、8.5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82亿元、-1.87亿元、-3.14亿元,自2017年成立以来一直亏损。

未来业绩有待时间检验

为摆脱对单一产品的依赖,除投资上述研发型企业外,信立泰还有多款在研产品,包括创新化药S086、抗心衰创新生物药JK07(SAL007)、一类新药 SAL092、降血糖化药苯甲酸复格列汀、生物药“重组 SeV-hFGF2/dF 注射液”等,此外公司还从日本JT引进肾性贫血创新药Enarodustat。

值得注意的是,创新药前期研发投入较大,成功概率小,这几款药能否研发成功仍有待长期观察。

7月29日,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发布了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联合采购办公室的《全国药品集中采购文件(GY-YD2020-1)》公告,本次药品集中采购将于8月20日在上海开标。信立泰拟参加此次药品集采的有替格瑞洛片、匹伐他汀钙片、地氯雷他定片。公司在公告中表示,上述药品及其冠脉支架有望进入国家新一批的药品及器械集采目录,如能中标,将带来营收改善和更好的现金流。

对于信立泰而言,未来业绩将取决于上述产品能否中标,以及公司其他已上市产品的销售情况,而市场尤其对创新药信立坦及欣复泰寄予厚望。

对于文中所述问题,《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已向信立泰发去了采访函,截至发稿未得到公司回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