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2年4月7日 星期四

誉衡药业转型艰难

在主业盈利能力不断下降之际,誉衡药业的转型同样前景未卜,而大股东面临重整又给上市公司蒙上了一层阴影。

2020年7月15日,誉衡药业(002437.SZ)发布2020年半年报预告,数据显示,公司上半年盈利6.5亿-6.8亿元,同比增长179.83%-192.75%。

誉衡药业处于化学制药领域,主要业务包括制药业务和代理业务,2019年整体收入为50.54亿元,其中医药制造业务收入为41.15亿元,占比81.43%;医药代理业务为9.08亿元,占比为17.96%。

靠一次性收益大幅盈利

2020年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大幅增长并不是誉衡药业日常经营的功劳,主要原因是公司在报告期内出售澳诺(中国)制药有限公司100%股权获得的相关收益所致,预计此次出售的非经常性损益对净利润的影响金额约为6.87亿元;此外,报告期内,公司收到政府补助共计0.35亿元,预计对净利润的影响金额为0.30亿元。如果剔除一次性收益的影响,公司上半年的净利润约为-6000万元至-4000万元。

誉衡药业的解释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及行业上下游延迟复工,人员、物流受限,产品需求下降,公司一季度经营业绩较上年同期出现较大幅度的下降。随着国内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公司及行业上下游复工复产,产品需求逐步回升,公司第二季度经营业绩将有所改善,环比有所提升”。

从年初至今,疫情的影响不可否认,但《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发现,誉衡药业的营业利润已经出现连续多年下降。

Wind数据显示,2015-2019年,公司营业利润分别为7.62亿元、7.78亿元、3.42亿元、1.72亿元、-24.73亿元,自2017年起就开始大幅下滑。

2019年,誉衡药业的净利润为-26.55亿元,主要原因为计提资产减值损失26.41亿元,其中商誉减值为26.15亿元,而这是因为此前收购的上海华拓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南京万川华拓医药有限公司和山西普德药业有限公司经营业绩未达到预期所致。

按照目前的发展趋势,即使疫情过后,誉衡药业现有业务的利润也将会非常有限,主业衰落的趋势似乎并没有任何反转迹象。

产品盈利能力逐年下滑

2019年,誉衡药业拥有骨骼肌肉领域、糖尿病领域、心脑血管领域、维生素及矿物质补充剂、电解质领域等多个产品。

从收入结构来看,2019年,上市公司实现收入为50.54亿元,其中心血管药物收入为18.7亿元,占比37.01%;营养类药物收入为10.76亿元,占比21.28%;骨科药物收入为6.76亿元,占比13.37%;抗感染药物收入为4.55亿元,占比9.01%。从收入结构来看,心血管药物占比最大,而前四大药物的收入占比达到80.67%,是誉衡药业的核心产品。

誉衡药业自2010年登陆A股后,公司收入快速增长,从2010年的5.75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50.54亿元,9年时间增长近10倍。然而,这种增长主要是誉衡药业在上市后持续收购所致。有数据统计,自2010年上市以来,誉衡药业共成功发起13次并购。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誉衡药业商誉账面原值高达33.36亿元。

2015-2019年,誉衡药业分别实现收入26.81亿元、29.84亿元、30.42亿元、54.81亿元、50.5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01亿元、7.28亿元、3.05亿元、1.29亿元、-26.55亿元。

从过往5年来看,誉衡药业净利润的反转是从2017年开始的。

2017年1月,国务院医改办会同国家卫生计生委等8部门联合下发的一份通知明确,综合医改试点省(区、市)和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的公立医疗机构要率先推行药品采购“两票制”,鼓励其他地区执行“两票制”,以期进一步降低药品虚高价格,减轻群众用药负担。

“两票制”的实施对众多医药企业有很大影响,誉衡药业也不例外,2017年公司销售量下降32.92%,库存量增加112.24%。

从产品的角度来说,誉衡药业似乎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2015-2019年,誉衡药业的毛利率为63.2%、58.65%、70.57%、74.55%、73.35%,过往5年公司产品的毛利率不断提升。

从财务角度来看,“两票制”最大的影响是对上市公司销售费用的冲击。

2015-2019年,誉衡药业的销售费用为3.59亿元、2.61亿元、10.65亿元、29.38亿元、26.87亿元,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13.39%、8.75%、35.01%、53.6%、53.17%。在销售费用的组成中,誉衡药业的市场费用一直占比最大。2015-2019年,上市公司的市场费用分别为2.16亿元、1.18亿元、9.21亿元、27.81亿元、21.26亿元,占销售费用的比例分别为60.17%、45.21%、86.48%、94.66%、79.12%。市场费用的不断攀升大幅提高了销售费用,而销售费用的提升大幅降低了誉衡药业的盈利能力。

2015-2019年,誉衡药业的净利率分别为26.15%、24.41%、10.04%、2.35%、-52.53%,连续多年出现下降。2020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誉衡药业的扣非净利润约为-6000万元至-4000万元。

与此同时,誉衡药业的其他关键指标也在不断走弱。

2015-2019年,誉衡药业实现收入为26.81亿元、29.84亿元、30.42亿元、54.81亿元、50.54亿元,期末存货分别为2.77亿元、2.71亿元、4.69亿元、4.46亿元、4.56亿元,2020年一季度末上升为5.02亿元;应收款为9619万元、1.74亿元、4.28亿元、7.52亿元、5.06亿元,2020年一季度末为4.1亿元。2015-2019年,誉衡药业的收入增幅为88.51%,存货增幅为61.01%,应收款增幅高达426.04%。

未来,随着“两票制”政策的持续,以及带量采购等政策的不断落实,医药企业的高成本经营将会持续,这些政策也会加快速度淘汰落后的产品和企业,让医药行业的分化更加明显,同时也会让众多领域的格局更加清晰。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如果誉衡药业不尽快加大研发力度、提升产品竞争力,未来将会面临更加艰难的挑战。

转型充满不确定性

在深耕化药领域的同时,早在2014年年初,誉衡药业就提出将生物药和慢病作为战略布局重点。

2019年,誉衡药业的参股公司誉衡生物和核心产品抗PD-1抗体(GLS-010)霍奇金淋巴瘤适应症顺利申报NDA,为公司接下来的产品结构转型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但进军生物医药并不是容易的事情,要想在生物制药领域站稳脚跟,最重要的就是研发能力。从过往来看,誉衡药业更加偏向于收购。在公司过往的历史中,收购始终重于研发。

自2010年上市以来,誉衡药业共成功发起13次并购,而对于研发,公司的投入金额和比例并不算多。

2017-2019年,誉衡药业研发人员的数量分别为120人、104人、103人,研发人员占比为4.55%、4.29%、1.4%,研发投入的金额为1.48亿元、1.65亿元、1.53亿元,研发投入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4.88%、3.01%、3.04%;而医药行业的龙头恒瑞医药(600276.SH)2019年收入为232.89亿元,研发费用为38.96亿元,研发费用占比为16.73%,同期恒瑞研发人员3442人,研发人员占比为14.09%。无论从金额还是占比来看,誉衡药业在研发上还有很大的差距。

而更加令人担忧的是誉衡药业研发投入的持续性。在营业利润不断亏损的背景下,2020年第一季度末,誉衡药业的货币资金为15.03亿元,短期借款为20.1亿元,上市公司的货币资金已经不足以偿还一年内的借款。

而且,2020年7月11日,誉衡药业公告了公司控股股东誉衡集团的破产重组相关情况。

公告显示,誉衡集团债权人以誉衡集团无法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已向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誉衡集团进行破产重整。目前,誉衡集团已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分公司已对誉衡集团所持公司股票进行保护性轮候冻结。

根据公告信息,截至2020年7月3日,誉衡集团持有上市公司的7.07亿股中,处于质押状态的股票数量为6.70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的94.64%,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30.46%;另外,誉衡集团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全部处于司法冻结状态。

在主业不断走弱、盈利能力不断下降的同时,誉衡药业的资金问题越发严重。如果这种趋势持续,未来上市公司很难保持现有的研发水平,对于公司转型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对于收购和转型等问题,《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已经向誉衡药业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公司未 进行任何回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