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2年4月7日 星期四

金城医药高管减持忙

经验表明,如何做比如何说更重要,内部人减持往往意味着不看好公司发展前景。

受益于电子烟概念,金城医药(300233.SZ)被各路资金追捧,股价短期涨幅巨大。但是,对于影响股价的关键信息,公司至今仍未公告解释,电子烟概念含金量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面对股价暴涨,金城医药众多高管及重要股东迫不及待减持,套现巨额真金白银,公司期间居然以看好未来前景为理由推出回购计划,金城医药存在利用上市公司资金维护股价、掩护高管及重要股东减持之嫌。

金城医药主业过去一年大幅下滑,多项关键财务指标及激进的会计政策均表明公司经营承压。与此同时,公司前几年巨额资金完成的并购连续多年均未完成业绩承诺,业绩对赌期结束后继续大幅恶化,商誉面临减值风险。

高管高位套现

2020年5月,一则消息直接引爆金城医药股价。据传,山东省政府已经批复金城医药的年产200吨烟碱(尼古丁)项目,公司已经在进行设备的安全调试,就等环评结果。

消息出来后,金城医药股价从5月的最低价19.32元/股一路上涨至7月的最高价43.87元/股,期间最高涨幅达到127%,远远超过同期指数和行业涨幅。

管理层对HNB电子烟政策的放松,叠加思摩尔国际(06969.HK)上市的催化,整个电子烟板块火爆7月。

电子烟主要有HNB和蒸汽式两类。HNB的尼古丁主要来自烟草薄片,而薄片本来就由废弃烟叶制成,因此薄片本身就含有尼古丁,但因为薄片的口感和上瘾程度不及传统香烟,因此少数HNB也会存在额外添加尼古丁的情况。蒸汽式电子烟则是需要完全新增尼古丁,市场空间巨大。

然而,对于股价影响重大的上述传闻项目,金城医药至今没有发布任何公告给予解释和澄清。这个项目到底存不存在?投资人至今尚不得而知。

更让人担忧的是,股价连续大涨却迎来高管及重要股东的疯狂减持。

Wind资讯显示,2020年5月以来,公司高管累计减持488.08万股,减持金额合计1.26亿元,包括实际控制人、董事、董秘、总经理、副总经理、财务总监等多位高管。与此同时,公司重要股东北京锦圣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期间减持835万股,减持金额2.07亿元。

在上述减持期间,金城医药推出了回购计划。6月20日,公司公告称,未来拟回购资金总额不低于3000万元,不超过4500万元,按照回购价格上限35元/股计算,预计回购股份数量为86万股至12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22%-0.33%。

对于推出此次回购计划,公告表示,是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和内在投资价值的认可。

既然看好未来前景,为何高管及重要股东又大举减持呢?这种自相矛盾的操作表明,金城医药存在利用上市公司回购、掩护高管减持之嫌。

主业欠佳

金城医药业务主要涉及医药中间体、生物原料药、终端制剂等领域,主营业务包括头孢粉针制剂、头孢侧链中间体、生物特色原料药、妇儿科终端制剂等相关药品的生产、研发与销售。

近年,在国家医保控费、三医联动、药品相关政策频出的大背景下,各项医药政策逐步落地,一致性评价继续深入、带量采购全国推行、基药目录和医保目录完成新一轮调整以及重点监控药品目录发布,这都给医药制造行业带来不小的压力。

金城医药2019年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27.95亿元、2.03亿元,同比分别下降7.09%、22.96%;2020年一季度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6.51亿元、1.01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2.57%、3.02%。

多项指标表明金城医药经营承压。2019年,公司管理费用中的职工薪酬从2018年的1.14亿元降至2019年的1.03亿元;销售费用中的运输费用从4951万元降至1103万元,运输费用与产品销售直接相关,大幅下降表明公司产品销量极有可能出现下滑。

在研发投入会计处理方面,金城医药采取了激进的会计政策。

2019年,金城医药研发投入3.87亿元,资本化金额1.37亿元,占比35.5%,而公司2017-2018年的研发投入分别为1.44亿元、3.01亿元,资本化金额分别为425万元、8314万元,占比分别为2.96%、27.6%。

A股医药行业上市公司中市值最大的恒瑞医药(600276.SH)7月29日收盘总市值5087亿元,2017-2019年,研发投入分别为17.59亿元、26.7亿元、38.96亿元,远超金城医药,但是却均将所有的研发投入计入费用,账面上没有任何开发支出。比较而言,金城医药研发投入会计处理政策要激进得多。

根据会计政策,研发过程分为研究和开发两个阶段,研究阶段发生的费用全部计入损益,开发阶段的支出只有在满足一定条件时才能进行资本化处理,否则仍要计入损益中。

但是像医疗、软件这些行业,研发项目能不能成功变现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管理层在实际操作中,对于资本化处理的确认存在很强的主观性,往往会大幅度干扰公司的实际利润,成为不少上市公司调节利润的工具。

申银万国分析师龚浩在《苹果比苹果,再做投资决定》一文中指出,开发支出资本化会夸大企业的资产、净利润、经营性现金流,使企业多缴所得税,损害企业的内在价值。

2017-2019年,金城医药研发投入资本化金额占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1.48%、31.51%、67.57%。

并购苦果

除了压缩费用及研发投入资本化以外,营业外收入对金城医药业绩同样贡献巨大。

2019年,公司营业外收入1.7亿元,占净利润的比例高达83.74%,主要由业绩补偿款贡献,金额1.66亿元。金城医药2019年年报解释称,收购标的业绩承诺没有达标,由承诺方对公司予以现金补偿。

2016年12月28日,中国证监会发文同意金城医药向北京锦圣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达孜星翼远达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发行股份购买其共同持有的朗依制药100%股权,作价18.8亿元,同时向控股股东金城实业定增配套募资不超3亿元,拟用于建设朗依制药沧州分公司原料药项目二期,偿还银行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

朗依制药主营业务为化学合成制药的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涵盖妇科类、调节免疫类、抗过敏类、心血管类等,2013年度和2014年度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53亿元、2.9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22亿元、2.56亿元。

交易于2017年完成,朗依制药更名为北京金城泰尔制药有限公司(下称“金城泰尔”)。

交易对方承诺,金城泰尔2015-2018年度实现的承诺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56亿元、7100万元、1.87亿元、2.25亿元,累计承诺净利润6.39亿元。这个业绩承诺根本就没有达标,金城医药2019年3月29日发布的业绩承诺完成情况审核报告显示,2015-2018年,金城泰尔累计实现净利润5.28亿元,累计承诺完成率82.72%。其中,2018年金城泰尔实际实现净利润1.08亿元,承诺完成率48.08%。

在对赌期结束之后,金城泰尔业绩继续恶化,2019年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3.35亿元、2812万元,相比2018年分别下降13.2%、74.56%。

对于业绩承诺未完成原因,金城医药公告解释称,国家相继出台的一致性评价、两票制、带量采购等一系列医药相关政策,对公司产品销售产生一定影响;受辅助用药政策及媒体事件影响,匹多莫德产品销量减少;公司整合销售团队,调整营销政策和经销商结构,短期内影响了产品销售。

金城泰尔的主要产品包括硝呋太尔制霉素阴道软胶囊(商品名:朗依)、硝呋太尔胶囊(商品名:左通)、匹多莫德分散片(商品名:唯田)三个品种,这三个品种贡献了绝大部分的收入和利润。

其中,匹多莫德是免疫调节剂,适用于机体免疫功能低下的患者,并可用于预防急性感染,缩短病程,减少疾病的严重程度。2018年3月,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关于修订匹多莫德制剂说明书的公告》,决定对匹多莫德制剂说明书进行修订,将匹多莫德归为辅助治疗用药。匹多莫德作为金城泰尔主力产品之一,受到重大影响。

金城泰尔其余主力品种均属于仿制药,在集采政策下同样承受巨大压力,未来产品线和研发薄弱的仿制药企生存空间越来越小,金城泰尔前景难料。2019年年末,金城医药收购金城泰尔形成的账面商誉价值仍然有7.42亿元,存在减值风险。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给金城医药发去了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上市公司回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