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2年4月7日 星期四

军信环保:信披场景和主体可变 信披错误仍能通过层层审核不变

​报告期内,军信环保主营业务维修材料、维修服务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额占比不知从何而来;对湖南工业设备采购内容及采购额的信披方式因时间而异。相比信披的错误,投资者更关心的是,军信环保是如何通过中介机构审查并获得主管部门IPO申请审核的?

2月23日,证监会同意湖南军信环保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军信环保”)的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注册。招股书显示,军信环保自2011年成立以来,一直聚焦于固体废弃物处理业务,主营业务包括垃圾焚烧发电、污泥处置、渗沥液(污水)处理、垃圾填埋和灰渣处理处置等业务。

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下称“报告期”),军信环保实现营业收入8.41亿元、9.96亿元、11.01亿元和11.29亿元,实现净利润3.03亿元、3.63亿元、4.88亿元和1.92亿元。报告期内,军信环保经营业绩稳步增长。

此次在创业板申请首发,军信环保拟募集资金24.53亿元,分别用于长沙市污水处理厂污泥与生活垃圾清洁焚烧协同处置二期工程、长沙市城市固体废弃物处理场灰渣填埋场工程、湖南军信环保股份有限公司技术研发中心建设和补充流动资金等项目。

尽管军信环保首发申请已获核准,但研读其招股书发现,军信环保关于主营业务成本中维修维护费以及主要供应商湖南省工业设备安装有限公司(下称“湖南工业设备”)采购情况的信披内容仍有一些疑问有待进一步的解释说明。

凭空而来的维修维护费占比

据招股书披露,维修维护费是军信环保主营业务成本主要构成之一。报告期内,军信环保主营业务成本中的维修维护费分别为4860.65万元、6519.54万元、7530.57万元和4630.32万元。其中,垃圾焚烧发电业务的维修维护费分别为4412.1万元、6219.17万元、6956.36万元和4074.62万元,分别相当于该业务成本的25.4%、26.55%、29.43%和32.95%;污泥处置业务的维修维护费分别为309.04万元、304.71万元、540.54万元和332.33万元,分别相当于该业务成本的3.28%、2.85%、5.85%和5.96%;渗沥液(污水)处理业务的维修维护费分别为206.66万元、161.81万元、304.02万元和201.05万元,分别相当于该业务成本的5.35%、3.91%、7.19%和8.96%;垃圾填埋业务的维修维护费分别为241.89万元、138.56万元、270.19万元和312.68万元,分别相当于该业务成本的7.14%、6.53%、11.94%和21.8%。2021年上半年新开的灰渣处理处置的维修维护费为41.97万元,相当于该业务成本的2.39%。

可见,维修维护费在军信环保主营业务成本中的占比较高,尤其是垃圾焚烧发电业务。为此,第二轮问询要求军信环保披露维修材料、维修服务的主要供应商情况,与发行人及其关联方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发行人采购维修材料、维修服务定价的公允性。

回复显示,报告期内,军信环保对维修材料、维修服务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额分别为2754.03万元、3541.25万元、3542.38万元和2082.06万元,在主营业务维修、维护费中的占比分别为53.27%、51.89%、43.89%和41.95%。

不过,对维修材料、维修服务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额在主营业务维修、维护费中的占比还有一组完全不同于上述披露结果的计算结果。

根据军信环保主营业务成本中的维修维护费金额以及上述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额可计算出,报告期内,军信环保对上述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额在主营业务维修、维护费中的占比应分别为56.66%、54.32%、47.04%和44.97%。

也就是说,这一占比的披露结果均要小于其计算结果,差值分别为3.39%、2.43%、3.15%和3.02%。至此自然会问,招股书披露的这一占比结果是如何得来的?招股书披露的主营业务成本中的维修维护费金额以及上述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额,哪一个出现信披错误了?

对主要供应商采购信披存疑问

除此之外,军信环保对湖南工业设备采购情况的信披方式也令人不解。

招股书“前五名供应商”显示,2018年、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湖南工业设备均为军信环保的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额分别为9614.49万元、18653.98万元和19568.63万元,采购内容为项目建设和技改维护,其中2018年的采购内容仅为项目建设。

与此同时,招股书“前五名项目建设供应商”显示,2018年,军信环保对湖南工业设备的项目建设采购额为9614.49万元,与招股书“前五名供应商”披露结果一致,这进一步印证了军信环保当期对湖南工业设备的采购内容仅为项目建设。

可是,招股书“主营业务维修材料、维修服务的主要供应商”却显示,报告期内,湖南工业设备均为军信环保维修材料、维修服务五大供应商之一,采购内容为设备维保,采购额分别为906.24万元、559.64万元、784.76万元和423.09万元。

也就是说,2018年,军信环保对湖南工业设备的采购内容不仅仅为项目建设,至少还有设备维保。但2018年招股书“前五大供应商”披露的采购额中却并未包含设备维保采购金额,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招股书“前五大供应商”披露的采购额中则包含这部分采购金额。

不知道军信环保及其中介机构缘何对湖南工业设备采购情况要采用这种因时间而异的信披方式,莫非如此信披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下一篇:上海谊众:受单一产品、单一适应症限制 经营业绩仍存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