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2年6月18日 星期六

美联储陡峭化加息持续性不强, 年末起加息节奏有望显著缓和

7月及9月维持大幅加息的可能性仍然较高,但四季度起加息节奏有望明显缓和。

北京时间6月16日凌晨,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宣布上调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75bp至1.5%-1.75%,为自1994年11月以来首次加息75bps;维持5月公布的6-7月减持300亿美元/月美债和175亿美元/月MBS的缩表节奏不变,符合本周市场给出的普遍预期。

会后公布的利率点阵图显示,2022年底前将加息至3.25-3.5%,大幅高于3月预计的1.75-2.0%;2023年底前将加息至3.5-4.0%,大幅高于3月预计的2.5-3.0%;但2024年将降息至3.25-3.5%。在经济预测中,美联储大幅下调了今年经济增速预期、上调通胀预期。其中,今年GDP增速预期由2.8%大幅下调至1.7%,PCE通胀预期由4.3%大幅上调至5.2%,明后两年预期变化不大。失业率方面,今明后三年失业率预期分别由3.5%、3.5%、3.6%分别升至3.7%、3.9%、4.1%。

资本市场表现方面,议息声明公布后,市场担忧会否在未来的会议上继续激进加息,美股一度下挫、美债利率上行。但鲍威尔表示,加息75个基点并非常态,这暂时解除了市场对未来政策不确定性的担忧,风险偏好获得明显提振,美股强力反弹,美债利率大幅回落。

对此,东方金诚解读如下:

一、本次会议激进加息75个基点的主要原因在于,5月住房通胀环比加速上涨引发美联储对于高通胀韧性的担忧。年内美联储将通过激进加息定向打压房地产市场以缓解通胀压力,7月及9月维持大幅加息的可能性仍然较高,但四季度起加息节奏有望明显缓和。

在5月议息会议上,鲍威尔几乎排除了未来一次性加息75BP的可能性,且会议前夕美联储也并未向市场清晰传递激进加息的信号,因此刚刚公布的超预期上冲的5月CPI显然是驱动美联储决定激进加息的主要动力。在5月CPI的上涨动能中,相比超出因地缘政治及供应链风险推升的能源、食品价格——美联储货币政策的调控范围。更加值得注意的是,核心CPI中权重最高(占CPI权重32%左右)、粘性较强的住房分项环比增速从4月的0.6%进一步加速至0.9%,成为推动5月通胀超预期冲高的重要因素,这引发了美联储对于高通胀持久性的担忧。激进加息的目的在于通过快速提高贷款利率,精准打压房地产市场需求,促使房价降温,带动房租通胀下行,以缓解整体通胀压力。因此,短期内美联储将观察加息对住房通胀的抑制效果,决定后续的加息幅度与节奏。

截至6月10日,30年期美国抵押贷款利率已从年初的3.22%飙升至5.23%,引发美国房地产市场迅速降温——房地产开发商信心指数连跌六个月、新屋与成屋销售连续下滑、按揭贷款申请量同比大幅回落。但由于传导至房价及房租往往存在滞后效应,当前高房价尚未出现明显降温迹象。我们判断,7月及9月,由于核心通胀难以快速降温,消费仍具有较强韧性,美联储维持超过50个基点的激进加息的动力依然较高,这也符合美联储提及的“加息前置”特征。但四季度开始,伴随快速加息对房价—租金链条的传导效应逐渐显现,带动住房通胀降温,整体通胀见顶回落趋势将较为确定,加息节奏有望明显缓和——根据本次利率点阵图预测,到年末还有175个基点左右的加息空间,这意味着若7月或9月出现75个基点的大幅加息,11、12月的加息幅度将显著降低。同时,考虑到今年利率大幅提升可能导致2023年美国陷入技术性经济衰退的风险明显加剧,为防止房地产市场过下滑动摇金融市场稳定性、加剧经济衰退,2023年加息节奏将根据经济运行状况进一步放缓,甚至可能结束加息。

二、货币金融环境加速收紧将令美股及部分美国实体行业承压,10年美债收益率后期将呈现震荡回落趋势。

伴随美联储陡峭化加息及缩表的持续推进,货币金融环境趋紧将令美国房地产、汽车及弱资质企业等对利率敏感度较高的领域率先受到冲击;对美股而言,紧缩周期下的估值与情绪压制将令年内美股在延续高波动的同时易跌难升,后续市场交易逻辑或将转向经济衰退,盈利压制或仍将利空美股;美债方面,本次会议加息预期靴子落地、鲍威尔安抚市场暂时缓解美债收益率此前的上行压力——议息会议后,10年期美债收益率较会议前有所回调,其中实际利率下行为明显。短期内,伴随缩表逐渐加速推进,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中枢仍存在一定上行空间,不过,下半年由于通胀及通胀预期可能同步回落,叠加经济下行预期加强,10年期美债收益率进一步上行空间动力不足,大概率将出现震荡回落的总体走势。

三、我国货币政策将在“以我为主”的基调下兼顾内外平衡,国内政策利率及实施全面降准可能性较小,但市场利率有望下行,债市利率易上难下。

国内货币政策而言,考虑到国内经济已进入触底回升过程,加大货币政策实施力度会更侧重于己出台的各项措施的落地执行;加之美联储会继续保持较快收紧步伐,国内政策面也会更加重视内外平衡。由此,我们判断,短期内下调政策利率、实施全面降准的可能性已经较小。央行下一步政策操作的重点将是稳住政策利率,着力引导市场利率下行,继续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这也包括继续引导5年期LPR报价(LPR报价并非政策利率,而是三大基准市场利率之一)下调,降低房贷利率,推动楼市在三季度回暖等。

国内资本市场方面,美联储加快加息及缩表,主要通过资本流出及情绪传导对我国债市、股市产生间接影响,总体看影响有限。今年以来,受中美政策分化、中美十年期国债利差倒挂等因素影响,外资连续4个月从我国债券市场净流出,然而,考虑到国内债券市场的外资持仓比例较低,外资流向难以对我国债市利率走势产生趋势性影响,国内债市利率走势仍主要取决于我国货币政策及基本面。目前,我国经济基本面虽在修复过程,但内生修复动力不强,还需要政策继续加码发力,这意味着货币政策依然宽松在途。但政策利率短期难以下调意味着资金利率进一步下行的空间有限,我国债市利率短期内易上难下。